1. 回顾经济史——美国金融教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金融
      2022 12-17 04:27:15
      分享

        回顾经济史——美国金融教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汉密尔顿的出现实在美国独立战争。美国独立战争向来以伟大的面目示人,我们不否认美国独立战争的伟大,只想陈述一个大家忽略的事实:战争已经把美国联邦政府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伟大固然很好,但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联邦政府过日子也要钱。

        1783—1789年,联邦从各州征得的税收不过200万美元,加上没收的英国财产不过750万美元,却需要支付950万美元左右的费用;此外还有向法国、西班牙和荷兰等国借的外债和各州内债,总计7712万美元……此时此刻,亚历山大·汉密尔顿(1755—1804年)登上了历史的舞台,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然而,无论在欧洲还是美国本土,汉密尔顿都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关于他的争论莫衷一是,200多年来几经沉浮,未有定论。用一句话来概括汉密尔顿的经济理念——这是一个崇尚集权的人物,虽然后来被尊为“国父”,但在新无疑会被视为异类。正是这位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历史上第一个系统提出国家银行理论,促成会议批准成立“美国第一银行”(BankoftheNorthAmerican,有文献将之直译为“北美银行”,但更多的将之称为“美国第一银行”)。

        汉密尔顿一生都在追求强化联邦政府权威,设立美国第一银行也是出于这个目标。英格兰银行是大英帝国的“最后一张王牌”,汉密尔顿则是华盛顿手中的“王牌”,对华盛顿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今人在纸面上争论汉密尔顿的是是非非,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没有华盛顿、汉密尔顿、富兰克林这样的强势人物在战后反对“州权至上”,十三州就连《宪法》都未必能被批准。如果是如此结局,那么美国将不复存在,更不用说什么今天的世界格局了。

        历史无法假设,我们提出的命题无法证伪:如果汉密尔顿的金融思想得以贯彻,那么美国将更加强大,世界货币也许从一开始就是美元。未敢掠美,我们并不是这个命题的唯一提出者,乔纳森·休斯在《美国经济史》中就强调这是一个由来已久的疑问:如果没有这两家银行,那么美国经济史会有显著不同吗?(两家银行指美国第一银行和后来的美国第二银行)。汉密尔顿是美国金融之父,很有趣,这位金融之父不是他所创立的美国第一银行行长,甚至不是一位银行家,而是联邦政府财政部长(1789年9月—1795年1月),其对金融系统的改造从国债市场开始。

        直到今天,美国财政部对金融市场都有强大的话语权,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美联储。这种传统从汉密尔顿而来。汉密尔顿上任之时,北美的金融秩序一片混乱,各州竞相超发货币,新任财政部长被狠狠教育了一番:1790年1月,一元券可以换得铸币的1/8,5月这一数据为1/24,10月为1/40……币既不为币,国必将不国,将安处之?身为财政部长,汉密尔顿提出的解决方法是建立一家更强大的银行,以金融信誉整理国家债务与货币。1790年及之后一段时间,汉密尔顿连续向美国国会递交了三份通货信用报告,即《关于公共信用的报告》、《关于国家银行的报告》和《关于制造业的报告》。

        主要诉求只有一个——成立一家强大的银行,授予该银行20年发行美元的特许权,由联邦政府统一美国国债市场。1790年12月,汉密尔顿公布了国家银行的计划——《关于国家银行的报告》,这也是最早系统阐述国家金融管理职能的文献之一。在这份文献中,汉密尔顿提出,国家银行必须在金融市场有至高无上的信誉,方法就是控制流通中的货币: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建立良好的公共信用是最根本的。请注意,鉴于当时自由竞争的银行制度,汉密尔顿当时并未提出统一货币发行权,而是强调国家银行对金融市场的控制权。

        约翰·罗的某种思想在汉密尔顿身上复活了,汉密尔顿希望国家银行必须可以调节流通中的货币数量,进而为联邦政府筹资。简单地说,就是建立一个国债市场,以联邦政府关税为还款保证发行新债券,由国家银行发行货币收购各州债务。在汉密尔顿眼中,此举必定将使政府获得新的财政来源,建立有活力的行政机构,而且可以使美国建立巩固的联邦。

        今天看来,这仍旧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构想,今天呼吸之间就能撼动全球金融业的美国国债体系从这那时起便“应该”出现在世人面前(请注意“应该”二字,然而,当时并没有出现)。后人对这种构想有如此评价:按照当时的标准,汉密尔顿的政策让美国很早就拥有了“世界级”的金融体系。他强调,这种体系在银行系统与其他金融市场之间创造了密切协作的纽带。

        美国的经济增长是否如塞拉所说的“由金融引领”仍是一个争论中的问题,但这些政策很显然在很早的时候就为经济增长提供了便利。由于历史的局限性,伟大的人、伟大的设想往往不被当世理解,其伟大之处只能由后人诠释。要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持续到19世纪30年代中期),美国人在流通中没有自己的金属货币,只能回归殖民时期的做法,使用外国硬币……一开始,美国国会就是一个各方势力博弈的场所。

        果不其然,汉密尔顿的提案遭到了激烈的反对。所幸,1791年2月,美国国会批准了财政部的提案,成立合众国银行,股本1000万美元,共计25000股,对应25位董事,其中5000股由财政部持有,对应5位联邦政府任命的董事,其余为私人股份。美国第一银行总部设在费城,在8个州设立分行,特许经营权20年。

        作为向对手的妥协,汉密尔顿同意各州成立各自的银行,美国州立银行、联邦银行的区分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这种方案相对完美地融合了汉密尔顿的联邦主义与杰斐逊的州权主义:美国第一银行具备集权能力,该银行董事会席位分别来自政府和私人部门,没有过分集中权力;各州可以设立自己的银行,是一种集权下的分权。由此,金融业在刚刚建立的美国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1790—1800年,美国已经有马萨诸塞银行、纽约银行等29家州立银行出现。如果这样继续下去,那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关键时刻,汉密尔顿出昏着了……

        桃花源里无金融,国家经济政策的真谛并不全都在于发展经济、促进资源有效流动、提高社会总体福利,更在于均衡各方利益、平衡国家和民族长短期利益。西方经济学所谓“个人经济理性”以利润最大化为公理性假设,从社会整体福利来看,个体理性的东西往往是集体非理性,尤其在金融市场。

        举一个例子,金融除了投资实业,还可以实现资金自我循环:把资金融入实体经济,要研究市场、选择企业、研判风险,还要面临烦琐的手续,最重要的是还要承担风险;相反,金融机构的信誉一般来说总比实体企业高,即使有风险一般也不在当期。对金融来说,同样是一块钱,从泡沫里赚来的、从实体经济赚来的,有区别吗?对金融机构来说是没有区别的,钱就是钱,资金自我循环一样能产生收益。仅从银行个体来看,实体经济收益确实不高,但风险又挺高,个体经济理性有错吗?

        答案显而易见。一旦资金陷入自我循环就会难以自拔,实体经济就会失血,在个体理性引导之下,最终丧失集体理性。极端情况下,金融业如果利用资金占有的先发优势做出仅具备个体理性的决策,结果必然是:钱从实体经济中来,到金融中去,最赚钱的行业变为玄学。

        此时,泡沫一旦形成,人们就只听故事,不看现实,投资者就只看现金流,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故事里想赚多少钱就有多少钱,实体经济却需要实实在在赚到钱。当人们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时,泡沫的盈利逻辑就会变成钱从公众兜里来,到骗子手中去。看起来绚丽的泡沫最终一定会破灭。从郁金香泡沫到全球金融海啸,所有金融危机都是这样开始的,又都是这样结束的。天下之财,止有此数,不在金融,便在实体。公共政策的关注点就是遏制集体非理性,这才是国家权力存在的真谛。

      The End
      网站介绍,适用于多行业站点,您可以在后台>全局配置>定制标签>站点介绍中进行修改此区域内容。